展现爱国主义情怀,开中华民族精神之炉

在中央戏剧学院原副院长廖向红看来,导演和布景设计为该剧找到了一种样式,即将铁炉作为全剧的主体形象,永久地立在舞台上。作为生活场景空间,铁炉在剧中是能够打造一万副马蹄铁的。但舞台上铁炉的造型、样式、材质等,却会令人难免怀疑在那么短的时间、只有几个工人的情况下,能否完成万副马蹄铁的制作。更重要的是,铁炉的熄灭、升温和冷却、燃烧,与戏剧情节密切联系,与人物的情感心理也直接挂钩。“尤其剧中前一组人物的打铁,应该具有表现意味,升华全剧的象征意蕴。但现在的铁炉占据了很大的舞台空间,而使其他空间被压缩,无论是茶园、铁匠铺大门外,还是女主人公的卧室等空间都显得局促,使导演对舞台调度的处理有些施展不开。因此如何处理好铁炉形象的物理时空和象征时空这一主体形象,还需要再进一步推敲、构思和创造。
”廖向红表示。

作品由孙浩编剧、宋国锋导演。主创人员表示,老北市是沈阳的文化名片,把老北市的文化故事讲好传承好,是《开炉》的重要使命。作品融入了相声、二人转、东北大鼓、京剧、评剧等多元艺术形式。大量东北方言和歇后语的运用,让这部剧更接地气。

“铁是人类最重要的、最丰富的精神象征,铁与人类社会生活和精神之间的关系可能超过铜和金。无论西方的铁骑时代还是中国的铁器时代,从封建时代到工业时代,直到甲午战争,我们都还在为‘铁甲’争论不休。这种自然物和人类精神之间的亲缘性和复杂纠葛,为戏剧创作提供了巨大的精神空间。铁的坚硬常象征人的刚强,而铁器铸造的过程则象征人气节养成、精神锻造的过程。因此这一题材选择具有史家智慧和剧作家智慧,赋予作品丰富的诗意和深层挖掘空间。

《中国文化报》理论评论部主任杨晓华如是肯定《开炉》以打铁的文化意象为核心,以浓厚的文化意识谱写了一曲气动山河的民族精神赞歌,绘制了一幅中华儿女英雄谱。

本报讯1月
13日、14日,辽宁人民艺术剧院话剧《开炉》作为“国家大剧院2018新春演出季”受邀作品在国家大剧院上演。话剧《开炉》以抗战时期日寇统治下的沈阳北市场为背景,以老字号“义和盛”铁匠铺三兄弟的故事为主线展开:被认为在“平顶山惨案”中丧生的义和盛大师兄赵铁锤回到北市场,发现义和盛在日伪政府时期因种种压力被迫熄火停业,二师弟陈铁墩因抗日行为被日军逮捕。发妻改嫁给三师弟罗铁杠……剧情围绕先封后燃的祖传铁炉展开,依次展现了开不开、为什么开、怎么开、开了以后干什么等戏剧过程,塑造了冯淑玉、赵铁锤、冯二孩等鲜活的舞台形象,张扬了爱国主义情怀。

选择没有硝烟的战场,表现最底层普通人的心灵抗战,将老题材开拓出新视角,让王俭殊为肯定。“更重要的是,揭示剧中人与自身灵魂中的敌人的抗战,颇为独到。‘火一直没有熄’的寓意和‘开炉’的象征性,有着丰富的内涵和可开掘的意义,更多地揭示了人的心灵搏斗和自我救赎。另外,浓郁的地域性和语言特色以及东北民间艺术形式的融入,也使该剧具有鲜明的个性。

中国艺术报讯 1月13日、
14日,辽宁人民艺术剧院话剧《开炉》作为“国家大剧院2018新春演出季”受邀作品在国家大剧院上演。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亦赞叹不已,“作为《祖传秘方》的姊妹篇,同样是抗战题材的《开炉》
,新的开篇在哪里?其新意在于,‘开炉’是一个意象,开的是中华民族精神之炉、抗日精神之炉,也就是今天所说的‘举精神之旗,立精神支柱,建精神家园’
。立在舞台上的炉子,实际上是一种中华美学精神形神兼备的体现。 ”

话剧《开炉》以抗战时期日寇统治下的沈阳北市场为背景,以老字号“义和盛”铁匠铺三兄弟的故事为主线展开:被认为在“平顶山惨案”中丧生的义和盛大师兄赵铁锤回到北市场,发现义和盛在日伪政府时期因种种压力被迫熄火停业,二师弟陈铁墩因抗日行为被日军逮捕,发妻改嫁给三师弟罗铁杠……剧情围绕先封后燃的祖传铁炉展开,依次展现了开不开、为什么开、怎么开、开了以后干什么等戏剧过程,塑造了冯淑玉、赵铁锤、冯二孩等鲜活的舞台形象,张扬了爱国主义情怀。

中国国家话剧院原副院长、一级导演查明哲感叹,这部戏首先让他感受到金戈铁马、烈火熊熊、铮铮铁骨的精神风格和气质面貌,也让他体会到“关东学派”的演剧风格,这种流派风格的建立是很重要、很有价值的,它在地域文化和关东人民的生活,在历史风云变幻中表现民族精神、展现一部精彩的群像戏。

开炉;话剧;辽宁人民艺术剧院;国家大剧院;义和盛;歇后语;师弟;二人转;主创人员;评剧

“关东学派”的演剧风格,上演普通百姓的抗战颂歌

舞台中央,一座巨大、厚重、斑驳、气韵雄浑的铁炉,那是舞台视觉主体的核心形式,既有来自生活的现实物理属性,又成为意义世界的主旨精神指向,正如炉膛内烈焰飞腾照出中国人民百炼金刚的脊梁,铁炉这一核心意象巧妙地成全了话剧《开炉》最重要的形式铺设和精神落实,一定意义上不啻为该剧的题眼,同时也聚焦了专家们“挑剔”的目光。

王俭指出,
《开炉》的编、导、演,都有些用力过猛。剧中“封炉”的设定有其寓意,创作者捕捉到了这个寓意:在当时被日寇占领的高压下,大多数中国老百姓心中的怒火只能像封炉一样封着,不能轻易地喷薄而出。剧中台词说,“五年间火都没熄过,一直在烧,并且不断地往里添柴”
。但一些剧情呈现出来的状态与“封炉”的寓意又有些偏离。“剧中大多数人都是一上来就‘开炉’
、就‘怒火熊熊’ 、就‘火焰喷射’ ,‘火力’过猛。
”王俭认为,与“封炉”的寓意更贴切的,应该是心灵的煎熬和精神的痛苦,期待该剧将这种痛楚挖得再深一点,一点一点地累积,直到最后开炉的那一刻喷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