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还能出席会议的人,英国法理学家哲学家

边沁是英国著名的哲学家和法学家,他一生著述丰厚,颇有建树,特别是对建设伦敦大学曾做出过很大的贡献。

边沁出生在伦敦东城区的斯皮塔佛德的一个保守党律师家庭。他被视为一个神童,因为他还是一个初学走路的孩子时便已在父亲的书桌边阅读起卷帙浩瀚的英格兰历史,并且在三岁就开始学习拉丁文。

1832年,这位孜孜不倦的学者与世长辞了。在临终前,他立下了一份遗嘱,要将自己的身躯捐献给伦敦大学的医学系,用做医学解剖实验。但他又提出了一条特殊的要求,就是必须保留他的骨骼,以便能让他永远出席各种会议。

边沁曾与众多有影响力的历史名人建立友谊,在英国,如著名学者亚当·斯密、法国大革命的一些领袖(他获得了法兰西荣誉公民的荣誉,但他也坦率地批评了支撑大革命的自然权利理论以及雅各宾党上台后的滥用暴力)。而在1808
到1810之间,他与拉丁美洲独立运动的先驱者–弗兰西斯科·德·米兰达建立了个人友谊,并拜访过米兰达流亡英国时在伦敦的住所。

出于对这位杰出人士的尊敬,伦敦大学按照他的遗嘱,用他的骨骼做支架,造了一尊蜡像,保存在玻璃柜内,一旦有会议召开,就把他“请“到会场。这样,在每次会议的记录上就都有边沁先生出席的记载了;而每位与会者在发言之前也都会按惯例有礼貌地向他点头致意。这种情况从边沁先生逝世到现在,还从未间断过哩。

1823年,他与詹姆士·穆勒创立了《威斯敏特评论报》,一份给当时的”哲学激进分子”(一群被边沁影响的年轻信徒)作基地的期刊。

边沁在威斯敏斯特中学毕业后,于1760年入读牛津大学的女王学院并在1763年和1766年先后取得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他修读法律并于1769年获得律师资格,但他非常快就以为英国法律缺乏理性基础而厌倦了。他以为英国法律是就事论事,主观武断。他希望法律的指导原则能从科学中汲取营养,而不是像18世纪那样为纯粹的特权、自私和迷信所支配。在得到父亲的允许和帮助以后,边沁开始研究法律并着手写书。但早期边沁孤军奋战,影响不大,直到19世纪初,他投入社会政策和政府的专门实际工作以后,情况才大为改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