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还需,网络文学界聚会乌镇探讨如何

“前几年我突然发现,我写中国人的感情故事,居然在日本火了。”知名网络文学作家陆琪也发现,自己的作品居然在海外找到了知音。“我们应该向海外读者讲述当代中国人的生活。”

除了版权,语言是另一个障碍。“横扫天涯”甚至认为,翻译环节已成为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面临的主要障碍,翻译的时效性使得很多作品在海外上线、上市比国内晚了很多年,翻译成本也较为高昂。此外,中国网络文学里面有很多专有名词,如金丹、元婴等,不仅难译,还较为繁乱,需要业界统一。

知名网络作家唐家三少表示,网络文学当前处于平缓期,下一个增长点将是外文版权。“我们的故事里是中国上下五千年文明所积累的思想、道德和价值观,我们的创作来自从小到大,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的内容。如果这些故事得到外国读者的喜欢,就意味着中国文化自然而然地得到了他们的喜欢。”

知名网络作家“横扫天涯”认为,中国有4亿多网络文学读者,中国网络读者喜欢的好故事、好作品,海外读者也会喜欢。

但是,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还面临诸多瓶颈,翻译就是其中之一。知名网络作家流潋紫的《甄嬛传》改编为电视剧后出了一个6集的美国版,但是不少观众对翻译不满意,开始自己动手翻译。“我看到最好的一个版本居然是在校学生翻译的,我就感觉到我们的作品要向外走,翻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而且他们对我们自己的文化和文学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不是表面意义上的文字翻译,同时还要有文学性、思想性和故事性的传播。”

中国外文局副局长方正辉介绍说,
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已经覆盖“一带一路”沿线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被翻译成十几种文字。海外更是涌现出不少自发翻译和推介中国网络文学作品的译者和网站。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表示,网络文学如何能在世界范围形成一种网络生态,需要我们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式,也需要深入的探讨。

针对上述情况,一些机构已经着手与网络作家合作,共同拓展海外网络文学市场。

近年来,网络文学在国内风生水起,也逐渐受到一些海外读者的关注。“伴随着互联网兴起不断壮大的网络文学,从生成之日就有天然的海外传播因子。”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说。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也表示,网络文学“走出去”有着先天优势。“我们网络文学首先就建立在国际化的基础上,它是国际化的产物。”

澳门新葡亰,据知名网络作家“匪我思存”介绍,中国女性网络文学在东南亚地区广受欢迎。

“过去都是国内的读者给我寄礼物,现在我也会收到海外读者寄的礼物。一位法国读者就寄给我一瓶苦艾酒。”在22日下午于浙江桐乡乌镇举行的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圆桌会上,浙江省作协副主席管平潮的发言引发了与会者的一片笑声。

中文在线内容中心总经理张大年介绍说,中文在线自主研发了视觉小说平台,探索将单线文字作品转化图文并茂的产品。多部基于网络文学的游戏作品也即将在海外市场上线。

“目前,已有大量中国网络文学作品被翻译成外文,很多网络作家拿到了不菲的国外版权收益。”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知名网络作家“唐家三少”说。

方正辉表示,国家外文局将利用海外合作出版资源和国际传播渠道,加大对中国网络文学作品的海外传播力度。此外,外文局与科大讯飞合作,尝试运用市场化手段加强中国网络文学的对外译介。

受访的出席海南书博会的网络作家、出版机构负责人、文学网站代表等指出,中国网络文学也面临着如何将文化价值转化为市场价值,将流行文化转化为流行产业的现实问题。

阅文集团在海外建立“自主品牌+渠道合作+综合授权”的传播模式,已经开始和一些国家的主要电信渠道合作,展开影视、动漫等多元形态的作品推介,放大网络文学的IP效应。

“世界上从未有过这么多人阅读中国网络文学作品。”正在热带滨海旅游城市海南省三亚举行的首届海南岛国际图书博览会上,诸多受访者都谈到中国网络文学作品在不少国家和地区广受欢迎,为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提出看法。

“唐家三少”认为,中国网络文学有庞大的人口基数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支撑。他介绍说:“据中国作协统计,中国网络文学经过二十余年发展,目前有1400多万网络作家,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过这种规模。同时,中国五千年历史文化传承也为网络作家提供着源源不断的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