凸显史诗原貌,文化史诗

《格萨尔》史诗是我国藏族人民集体创作的一部伟大的英雄史诗,被誉为“当今世界唯一活着的最长的史诗”。四川是英雄史诗文化的重要流传地之一。《格萨尔》深深植根于四川藏区肥沃的土壤里,众多民间史诗说唱艺人们和大德高僧创作了结构宏伟、卷帙浩繁、内容丰富的《格萨尔》英雄史诗。新中国成立后,在20世纪50年代末,四川开展了格萨尔的资料搜集和田野调查,为后来的格萨尔研究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改革开放以来,四川省成立了“全国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随即《格萨尔》被列入“七五”“八五”“九五”期间的国家重点项目,后又被列入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重大委托项目,四川省的格萨尔抢救、收集、整理、录音、翻译、出版等工作,取得了丰硕成果。

青海是解放以来我国开展《格萨尔》搜集、整理、翻译工作最早的省份。青海省《格萨尔》史诗研究所为我国最早成立的《格萨尔》专业研究机构,青海境内仅以《格萨尔》为专业方向的博士多达10位,占有很大的人才资源优势。此外,格萨尔大王及整个“岭国”的寄魂神山阿尼玛沁耸立在青海果洛,《霍岭大战》的宏大场景“玛域”及扎洛、鄂洛、卓洛等岭国部落的寄魂湖扎陵湖、鄂陵湖和卓陵湖也在青海境内,世界上规模最大、传承历史最为久远的格萨尔说唱艺人团队“德尔文郭落”、中国民协命名的“中国《格萨尔》文化之乡”和文化部批准设立的“中国《格萨尔》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等也在青海。青海的格萨尔文化积淀丰厚,资源得天独厚,这些为我们完成“青海格萨尔卷”的编纂任务提供了便利。

在着手编纂《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史诗·四川卷·格萨尔》的过程中,编委会多次开会讨论,集思广益,悉心精选,在《天岭》《打开阿里金窟》《取雪山水晶宗》《赛马登位》《松巴与岭国之战》《地狱救妻》等10余部汉译本中,精选了7本作为四川卷。这10余部汉译本中,除《打开阿里金窟》《取雪山水晶宗》以外,其他均没有公开出版过,均是内部自行刊印的珍本。《打开阿里金窟》是1985年普查时首次搜集到的国内孤本。

《格萨尔》这部全世界最长的史诗,其人物、骏马和器具的出处、特性和价值的叙述,生动明晰,渊雅广博,堪称“鸿篇巨著”。我们发现,传统文本和现、当代艺人说唱的新部本有着巨大的悬殊和落差,如《擦瓦箭宗》《霍岭大战》《雪山水晶宗》等《格萨尔》古典部本虽然有翻译难度,但其行云流水、通俗易懂、朗朗上口的语言表达能力和浩瀚如海、有章可循的深刻文化内涵足以吸引我们如饥似渴地阅读和坚持不懈地进行翻译;改革开放以来新发现的《格萨尔》神授和掘藏艺人的说唱部本,稍显稚嫩,但也填补了某些空白。在仔细甄别“精选本”和“改编本”的基础上,我们尤其凸显了史诗的原貌。“忠实于原文”是“青海格萨尔卷”编纂工作的基本要求,也是我们视为红线的翻译原则。文学翻译的难点在于如何将渗透浸润在字里行间的民族文化内涵精准而又不失韵味地用另一种语言表达出来,也就是如何实现两种文本的文化差异的全面、精准、完美的转换。具体工作中,我们采取“直译+注解”的方法,通过大量注解实现了《格萨尔》文化个性的阐释性转换。

格萨尔学专家角巴东主认为:“史诗《格萨尔》总体的情节结构,可归纳为格萨尔在天界——降人间——称君王——战邪魔——救亲人——返天界这样一个循环结构”。在这一结构程式中,我们选编的《赛马登位》是“称君王”部分,《地狱救妻》是“救亲人”部分,其余《霍舍兵器宗》《朱古兵器宗》《辛巴与典玛》《打开阿里金窟》和《取雪山水晶宗》5本皆属于“战邪魔”部分。就选本内容而言,每一部书都是以格萨尔为故事轴心展开的独立叙述,即讲述格萨尔传奇一生中的某一段故事。《赛马登位》讲述了以岭国王位为彩注,通过赛马,觉如赢得胜利而登上王位的故事。书中体现崇尚勇武、公平竞争、胜者为王、部落议会、军事民主等现象,是早期部落社会道德理想的一个缩影。同时,《赛马登位》是研究《格萨尔》史诗中岭国民形成和人物的重要资料,只有这一部书中将岭国的所有人物分类点到,如岭国的七员猛将、七位美女、四位元老、十三位英俊少年、三位鄂鲁、四位降参、四位智星、两名乞儿等,其座次方位讲的精细入微、绘声绘色。《打开阿里金窟》《取雪山水晶宗》《霍舍兵器宗》《朱古兵器宗》的基本叙事结构是外敌入侵——出征降敌——消灭恶魔——策立新君——取战败国财物运回岭国。书的命名更有特色,多以“地名+物名+宗”的形式构成,并且均是并列式的史诗,反映了古代藏族部落战争或其他战争的史实或传说。《辛巴与典玛》风格罕见,格萨尔赦免了杀死自己哥哥的凶手,还任命他为霍尔部落的首领,表现了格萨尔的宽大为怀、识才尊贤、大智大勇的形象。这部史诗中人物形象生动鲜活,情节设置错落有致。《地狱救妻》是一部“瞿仲”,讲述格萨尔将妃子阿达拉姆从地狱里救回的故事,此文本中讲述了因果关系和分辨善恶是非的道德观念。

我们按《史诗卷编纂体例》,将《敦氏预言授记》《岭国形成史》《贵德分章本》《玉树分章本》《擦瓦箭宗》《英雄诞生》《玛燮札》《天岭卜筮》《丹玛青稞宗》《玛域分地》《赛马称王》《世界公桑》《岭国歌舞》等13部编入青海格萨尔卷第一卷;第二卷精编精选了《北方降魔》《霍岭大战》《辛丹内讧》《姜岭大战》《门岭大战》等5部。这两部示范卷的编纂出版,仅仅是整个《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史诗·青海卷·格萨尔》编纂工作迈出的第一步,因为“格萨尔大王的故事”还处在觉如时代及“四方妖魔”的经典部本,“18大宗”、“无数小宗”及新增部本等气势恢弘的场景画面尚未展开,接下来我们的任务将更加艰巨。针对史诗《格萨尔》编纂工作中遇到的个性问题,制定以下原则予以统一规范:

这些选本的体裁均由散文体和韵文体混合组成。散文体部分用以介绍故事内容和情节描述、叙说周围环境、敌对双方在疆场上的具体场面等。韵文体部分是人物间的对唱,亦少量以总括的形式出现在卷首或卷末。史诗中的韵文,即唱诵部分,具有较为稳定的程式。韵文一般由起始调、祈请神灵佑助、自我介绍、中心内容和结束语五部分构成。中心内容经常运用大量的谚语和比喻来论证说理,并使用反复、排比、回环的表现手法贯通唱词。

1.关于标题。为了让读者顾名思义,了解故事梗概,建议统一用音译+意译的藏、汉复合语;形式上尽量以《赛马称王》或《歇日珊瑚宗》等四字、五字格式进行完整表述。

《格萨尔》史诗中主要人物各有专门的曲调,如《打开阿里金窟》中就有20多种曲调。其中,雄狮王格萨尔用的“冲钦色沦”“梵天妙乐”“策鲁居梅”,大总管绒察岔根用的“特瓦仁莫”,尤介托桂用的“昂聂”“梅朵察鲁”,阿里国王达娃顿珠用的“仓北央念”“梅朵恰帕”,魔臣甑甲卡肖用的
“洛麻抒鲁”,魔臣米麻查热大力士用的“龙那粗鲁”“巴沃鲁同”等曲调。从这些曲调的名称看,多取自与藏族人民生活紧密相关的自然物和自然现象。一看就知道岭方和敌方人物的角色,将其性格特征、情态举止表现得淋漓尽致。史诗艺人也在根据不同的人物和情景来选择特定的曲调和旋律说唱。

2.关于目录。为做到整齐划一、开宗明义,《大系》共设3级目录,卷本为1级标题,部本为2级标题,章节序目、前言、后记等为3级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