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情态

  [原文]

减轻虚亏的弱态,放放荡不羁的狂态,怠慢懒散的疏懶态,交际圆滑的对立态
。像楚楚可怜,情致玩转让,娇柔亲密那正是弱态;衣衫不整,倒穿鞋袜,不拘小节,放荡不羁,忘其所以,唯我独尊,那正是狂态;想做怎么样就做怎么着,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不分场地,无论忌宜,那正是疏懶态;把脑子深深地隐敝起来,到处察颜观色,事事趋利避害,与人接触狡猾全面,那正是相持态。

  容颜者,骨之余,常佐骨之阙如。情态者,神之余,常佐神之阙如。久注观人振作,乍见现人情态。我们举止,羞涩亦佳;小儿行藏,跳叫愈失。大旨亦辨清浊,细处兼论取舍。?

  有弱态,有狂态,有疏懒态,有周旋态。飞鸟依人,情致婉转,此弱态也。落拓不羁,目中无人,此狂态也。坐止自如,问答随便,此疏懒态也。饰当中机,作古正经,察言观色,趋利避害,则周旋态也。皆根其情,不由矫枉。弱而不媚,狂而不哗,疏懒而真诚,对立而健举,皆能大有可为;反之,人渣也。差不离亦得二三矣。

  前面二个恒态,又有的时候态。方有对谈,神忽他往;众方称言,此独冷笑;深险难近,不足与论情。言不必当,极口称是,未交此人,故意低毁;卑庸可耻,不足与论事。漫无可以还是不可以,临事迟回;不甚关情,亦为堕泪。心地慈和,不足与谈天。三者不必定人风流倜傥辈子。反此以求,可以交天排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