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很热,何处安放的青春

躁动的青春

夏天总是炎热,即便是吹着空调,吃着冰棍。

就如同这燥热的夏季里的一只蝉

当远处的香樟树叶,在正午的阳光下,泛着白色的时候。当门外的沥青路,被炙烤地好像要化掉的时候。我吹着空调,吃着冰棍,心里很炎热。

总是不厌其烦的吱吱叫着

夏天总是来的那么直接。骤起的温度,变短的衣袖,还有越来越近的毕业。

小巧的身躯竟能响彻整个夏天

曾经无数次在想,毕业了,我就是自由的。嗯,像鸟儿一样自由。于是我望着正午阳光下的那棵树,几只鸟儿栖在其中。为什么不飞翔,是舍不得这片树荫吗?

十七年在泥土中的等待

上了大学,一晃就到了第四个夏天。以往的我肯定会坐在自习室,边擦着汗边抱怨武汉的高温,然后苦思冥想笔下的高数题。抬起头时发现了斜对面好看的女同学,突然间觉得天气也不那么热了,于是整个下午都在想着要怎么过去搭讪。等人家要离开的时候,终于鼓起勇气跑过去,说出自己想了很久的那句:“热不热?我给你说个冷笑话好不好?”于是,这件事就被室友当作真正的笑话,笑了好几天。

出来就活一个夏天

夏天很热,但这个时候去球场挥洒汗水的男生,却是一年中最多的。以往一到夏天,我们总会不由自主地涌向篮球场。躁动地季节,躁动地时光。或许只有运动到精疲力竭的时候,我们才能真正的沉静下来。

生命虽短 却执着等待

但是这个夏天一切却不同了。大家都懒得进图书馆,懒得大早上起来背单词,甚至懒得抱怨天气太热。就像一群将要赴刑场的死囚,麻木、沉默、了无生趣。

当树叶悄然变黄

同寝室的室友也不会抢着吃同一根冰棍了,更不会用划拳决定谁先洗澡了。大家多数时候都是躺在自己的床上,看无聊的小说,听乏味的音乐。时不时交流两句,然后有气无力的把自己藏起来,藏在这躁动又不安的时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