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评价这场战役,中共干部忆得知西安事变反应

图片 2

核心提示:大家拿着电报,点上油灯,看了以后,初步的反应是相顾愕然,怀疑竟有这等事。又重新翻阅电报的译稿,白纸黑字,中央绝不会无中生有,拿谣传来发通告,完全相信这个事变是真的。这时的反应,就是欣喜若狂。

山城堡战役是红军前敌总指挥部面临复杂多变的敌情我情,被动部署的一次关键战役,对西安事变的发生和国共第一次内战的结束都有重大影响。…

报纸上关于西安事变的消息

山城堡战役是红军前敌总指挥部面临复杂多变的敌情我情,被动部署的一次关键战役,对西安事变的发生和国共第一次内战的结束都有重大影响。

本文摘自:《法制晚报》2015年9月18日A42版,作者:李一氓,原题为:《“隐蔽战线”的靠谱细节》,为节选。

敌情方面,蒋介石调集胡宗南为首的中央军辅以王以哲的东北军从宁夏南部一路追击红军,由于其兵力火力远远强于红军,同时由于张国焘违背中央集中兵力先打胡宗南的命令,私自调部队过河执行宁夏计划,导致河东红军节节后退,河东红军和西渡黄河的西路军被完全割裂。

为着保卫陕甘宁根据地,中央下定决心,要把尾追我们的国民党主力部队胡宗南部,在一个适当的地区,给他一个有力的打击。地点就选在甘肃西部北端的山城堡。敌人直接参加战斗的大概有三个师,为七十八师、四十三师、九十七师。敌人11月20日进占山城堡。我军采取在山城堡周围伏击的办法。21日我军发起攻击,一举收复山城堡,并将敌人压迫到山城堡西北的山谷中。22日上午,就地将敌一个师全部消灭。胡宗南部队经过这一打击,撤到甘肃,停止了攻势。至此,我们的军事环境,得到暂时稳定。三个方面军集结在陕西的安边、宁夏的盐池、预旺之间进行休整。

图片 1

但这个变化给我们自己提出了一个难题,今后的战略究竟是什么?都挤在陕北这个区域,居民很少,粮食来源有限,而我们的部队又增加了二、四方面军几万人,军粮立刻变成一个眼前的大困难。反正这支部队不能向北,翻过长城就是沙漠,战略选择只能是:重新东进,再入山西,建立山西的根据地,寻找直接对日作战的机会。再向西进攻宁夏和甘肃南部。但面对的敌人,仍然是国民党主力曾万钟的三个师,胡宗南的三个师,马鸿宾的一个师,同时还有东北军的十三个师。我们才从甘肃、宁夏地区撤出来;曾万钟、胡宗南的六个师,是战斗力很强的六个师;东北军和我们已经有较好的统一战线关系,再去打东北军,政治上不利。兰公路,才能取得战略优势。但这样又会碰到一个问题,就是又和东北军见面了,还要和西北军的杨虎城见面,政治上照样是不利的。我们在省委开始议论这个问题,也没有什么统一的可行的意见。这时我想保安的中央也会感觉到这个难以解决的矛盾。我记得,毛泽东在给省委的一份电报上,后写上两个口号,一是“中国共产党万岁”,一是“共产主义万岁”,可见当时的局面已经困扰得毛泽东也忧心忡忡了。

我情方面,三个方面军的红军主力首次在前敌总指挥部彭德怀和任弼时指挥下联合作战,但红四方面军又受到张国焘的极大影响,所以彭德怀的指挥最初并不顺利,彭德怀制订的海打战役计划,由于红四方面军在张国焘的干扰下未能执行,打乱了彭德怀几次作战计划。加上外线作战条件不理想,后勤保障难度大,当地又极度缺水缺粮,所以最后一退再退,退到陕甘宁苏区边缘的山城堡,不得不进行最后的反击。

12 月13 日晚,省委电台得到保安军委12 日发来的一份电报,全文说:

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师。蒋介石不顾中国共产党一再提出“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继续坚持反共内战政策,调集国民党军第1、第3、第37军和东北军的第67军、骑兵军第5个军,从会宁至隆德一线,由南向北分4路向红军进攻,企图消灭红军于靖远、海原地区。为粉碎国民党军的进攻,争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根据中共中央委员会和毛泽东的指示,决定集中主要兵力给胡宗南第1军以歼灭性打击;以一部兵力钳制第3、第37军,并相机予以打击;对东北军第67军和骑兵军积极进行统一战线工作,迟缓其前进。

西安抗日起义详情如下:十二日六时,已将蒋介石、陈诚、朱绍良、卫立煌、蒋鼎文、邵力子、晏道刚及其他中央人员全部俘虏,蒋孝先、邵元冲及宪兵一团长阵亡,钱大钧受伤,马志超及城防之宪兵警察和一部分中央军全部缴枪,除蒋死卫士二十多人外,西安城内冲突小小,可谓完全胜利。已宣布政治主张及十大政纲。向全军宣布加紧准备,待命行动。

图片 2

这个电报是13
日午夜收到的,译电员拿着电报把我们吵醒。大家拿着电报,点上油灯,看了以后,初步的反应是相顾愕然,怀疑竟有这等事。又重新翻阅电报的译稿,白纸黑字,中央绝不会无中生有,拿谣传来发通告,完全相信这个事变是真的。这时的反应,就是欣喜若狂。议论就变成把蒋捉到陕北来,游街示众、公审枪毙之类的信口开河了。那时中央的态度究竟是什么也没有通知我们,相信那时的保安城内也是议论纷纷,各种意见都有。等到19
日中央的一次公开通电,主张“在南京开和平会议,并讨论蒋介石先生处置问题”。

10月底,红军各部由打拉池、海原地区逐次向东转移。至11月15日,分别移至萌城、甜水堡、豫旺堡以东地区。此时,国民党军除第37军在黄河以西外,东北军前进比较迟缓,第3军进占同心城后停止前进,唯第1军紧紧尾追红军,进至豫旺地区。17日,第1军分3路前进:左路第1师第1旅由惠安堡东进,中路第1师第2旅向萌城、甜水堡推进,右路第78师由西田家原向山城堡前进。其第43、第97师位豫旺,为第2梯队。当日,红四方面军第4、第31军在萌城、甜水堡以西地区击溃第1师第2旅,毙伤其600余人,并击落飞机1架。18日,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决定集中优势兵力,在山城堡地区求歼孤军深入之第78师。19日,前敌总指挥彭德怀到山城堡部署作战,以红一方面军第1、第15军团和第4、第31军集结于山城堡南北地区隐蔽待机;以红军第28军在红井子一带钳制国民党军第1师第1旅;以红二方面军第6军团和红一方面军第81师在洪德城、环县以西迟滞东北军;以红二方面军主力集结于洪德城以北地区为预备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