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剧之路何去何从,观2016年网络热播剧集

2016年在网络和电视台都热播的剧集《亲爱的翻译官》

《老九门》等一些剧目在网络和卫视的热播,显示了网络剧未来的市场空间,其“先网后台”的模式也印证了未来网络剧发展发行平台多样化的一种趋势。从O2O行业竞技到直播大战,“互联网+”模式下网络剧的发展形态亦出现骤变。然而它非但没有就此湮灭,其衍生出的自制剧产品反而能够成为视频网站树立品牌和差异化竞争的核心竞争力。

2016年可谓网络文艺繁盛年,视频平台上剧集不断,话题热闹,网络剧制作和观赏都进入了蓬勃阶段。纵观2016年的网络剧作品面貌,可以看出从业者与研究者对这一领域的探索与前瞻,可以看出在迅速变革的产业格局中当前网络剧领域以及所面临的焦点问题与发展模态。

自制网络剧已成为视频网站树立品牌的有效方式之一

网络剧VS.电视剧

□□王鹤翔

——模式探索:

近期热播的台网联动剧《老九门》自7月4日首播后,收视率领跑卫视节目黄金档。截至7月25日,《老九门》在CSM35城和CSM52城的收视率分别达到了1.216%和1.158%。其在爱奇艺上线12小时点击量达到1.7亿人次,首周播放量超过7亿人次,在微博热搜和线上话题榜单也是居高不下。

网络剧与电视剧的界限模糊,视频网站热播剧集呈现融合趋势

虽然是台网互动,但《老九门》更多地被认为是一部网络剧。除《老九门》外,爱奇艺的《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余罪》、《最好的我们》,腾讯视频的《重生之名流巨星》等多部网络剧在走红的同时,更引发了全民热门话题讨论。

经过两年的发展,网络剧与电视剧的界限愈发模糊。对于剧集出品方而言,在“一剧两星”的发行限定下,实力雄厚的视频网络平台已经替代了传统电视台的收购方角色,成为剧集购买和播出的主干力量。对于理论研究者来说,仅以剧集播出平台的先后次序定义剧集性质,越来越显得牵强与僵化,很多优秀作品在两个平台上都取得了较好的收视效果,如《欢乐颂》《小别离》《锦绣未央》《微微一笑很倾城》等。

中投顾问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网络剧数量为205部,全年播放量123亿次;2015年网络剧数量达379部,播放量274.5亿次,年产量已逼近传统电视剧。2016年过半,网络剧持续火热,其态势引发业界思考:走在“黄金3年”路上的网络剧,未来将何去何从?

很多剧集在影像和内容上,都呈现出向网络受众偏移的趋势,即便也能在电视上播出,却已经呈现出明显的网络剧集结构和镜像特质。由此可见,在剧集的属性探寻上,单纯以网络剧、电视剧进行区别限定已不再严谨规整,其名词内涵和所代表属性特征,也因产业格局的发展变化进行了完善与扩充。

网络剧市场高温未退

在当前的网络生态模式中,视频网站上热播的剧集已经不是以往意义上的单纯网剧,也不是网台联动的传统电视剧,而是模糊了电视剧与网剧界限、适应网络受众观看的融合剧集类型。无论是从单集时长、集数、题材、人物设置、台词,还是镜头数、影像风格、强度、节奏,它们都较传统电视剧有所差异,这些调整都与适应网络受众审美喜好相关,是新剧集模式衍生的探索与过渡。

2008年以来,网络视频用户的规模持续快速增长。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的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底,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已达到5.04亿,用户使用率为65.4%。其中,手机网络视频用户人数更是达到了4.05亿,手机代替PC端成为网络视频收看的第一终端。

在网络剧形成初期,曾经由于一度无人监管,而出现大尺度内容泛滥、以搏人眼球赚点击率的浮躁乱象。在网站自查体系成立之后,这一状态有所改善,但仍不尽完美。由于网络剧受众年龄普遍偏低,在价值观辨别上存在盲点与误区,更要注重整体精神价值的引领与坚守,不能以市场取代监管,用点击率决定优劣,将哗众取宠误判为盛誉加身。

伴随着巨大的潜在受众量一同增长的,是国内视频网站的内容规模。网络综艺、网络电影和网络剧可谓网络视频平台的“三驾马车”,其中又以网络剧所占比重最为突出。据不完全统计,去年投资在2000万元以上的网络剧有近20部,其中5部超级网剧的投资甚至高达5000万元至上亿元。中投顾问预测,至2018年,国内网络剧从版权、电影、游戏3方面变现的市场空间可达650亿元。

高线VS.红线

追溯网络剧发展历程,2014年被称为“自制剧元年”,2015年网络剧发展方兴未艾,2016年更是一片火热。骨朵传媒数据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各平台共播出168部网络剧,虽然数量与去年持平,但总播放量同比增长284%。

——标准探索:

对此,武汉大学艺术学院影视系副教授王文斌表示:“网络剧和网络电影在2015年爆发有其必然性。”他指出,国内影视产业的产出量普遍高于发行量,原因就在于虽然中小成本影视作品拍摄门槛不高,但其出品机构大多无力承担宣传、策划、包装的成本,无法进入院线、电视台等主流播放渠道。而现在视频网站为这一难题提供了一个门槛更低的平台。“搭载‘互联网+’的顺风车,网络剧促进了产业的生态平衡,长远来看应属良性驱懂。”王文斌说。

网络剧集管控趋严,内容红利被缩减,一部分出品方选择了观望调整

“网台联动”趋势加快

高线,就是我们精神文明建设的预期目标。2016年,网络播出剧集内容政策管控趋严,网络剧的内容红利被缩减,参照电视播出的标准进行审批,网络剧集监管进入规范化流程。多部受到观众热捧的网络剧下架整改,如《太子妃升职记》《余罪》《灭罪师》等。由于较早前IP热所导致的盲从状态,大量内容生产商哄抢所谓“热门”“有受众群”“自带关注度”的网络小说IP,导致很多高价购买的内容文学艺术水准差,成为出品方手中烫手的山芋。

笔者发现,相比往年,今年上半年的网络剧市场出现了几个明显的趋向:首先是IP改编扩散至网络剧,热度持续增加,甚至已超过原创剧。据统计,目前21部IP网络剧中播放量破亿的有15部,超过10亿次播放量的有4部,特别是IP改编剧《余罪》,其两季累计播放量高达21亿次。

为了避免投拍剧集因内容尺度问题遭遇播出困境,一部分出品方选择了观望调整,减少因拍摄时效期长而出现的尺度风险。这在某种程度上遏制了粗制滥造网络剧集的产生,却也造成了2016年网络热播剧集缺乏精品、靠演员阵容情侣拍档搏出位的整体态势。其中,《老九门》《亲爱的翻译官》《如果蜗牛有爱情》等作品在竞争中仍显示出相对优势和特色。

其次,网络剧市场独播逐渐成为主流,多平台剧数量萎缩。爱奇艺、乐视视频、芒果TV、搜狐视频、腾讯视频、优酷土豆等平台相继投播自制剧,2015年共上线24部独播剧,今年上半年主要独播剧便已达到14部。

网络剧备案审查制度日趋完善,其限定标准界定出行业操作的雷池与红线,是从业操守的底线与平均值,并非理想产业状态中的旗帜与目标。在没有分级制度的影视内容领域,面对低龄受众的精神文化渴求,如果用“油炸尸块”“活剥人皮”等惊怍眼球的视觉冲击进行病毒性传播,将如何完成将养人心的文化意图?目睹“警痞不分”“罪犯肆意妄为”等价值观所成长起来的青少年观众,将对社会和未来抱有怎样的预期?这些都是网络剧集出品者们需要扪心自问的行业责任和操守。

自2015年各地方卫视开始执行“一剧两星”政策以来,传统影视公司的播放平台缩水,新媒体时代的网络剧与传统电视剧的互动由此呈现出由博弈到融合的转型。特别是自《蜀山战纪》、《班淑传奇》开创的“先网后台”模式实现了传统电视台与网络视频平台播出的鸿沟转化之后,“网台联动”的趋势大大加快,台网融合的趋势已显现。

文化创造力不等于消解传统价值观,网络剧的吸引力在于牵引着受众对精神世界的驰骋和向往,而不是对搏出位元素的贩售和叫卖。例如网络热播剧《最好的我们》,就用温暖而明媚的叙事话语,向观众展示了青春校园的美好之处。2016年,规范网络视频内容的规则与条款相继出台,在定位内容尺度坐标的同时,将激发对内容和创意的深度开发,探索出真正有益于网络剧集受众的作品与内容。

“网台联动”加速,也改变了电视剧的购买、分账规则。爱奇艺于今年5月发布了新的准入、分账规则,将网络剧分为A、B、C、D四级并对应不同的价位,同时采取或独家、或全网播出的策略。其中质量最高、单季价格也最贵的A、B两级为独家合作。“票房时代”下的差异化竞争方式在提高风险的同时,也将使网络剧市场进一步规范。

受众精分VS.女屏视野

有业内人士预计,未来全媒体平台播放或将成为新常态,媒体间的受众、周期、传播效果的优势互补与跨媒体合作,将为网络剧带来更大的投放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