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命师传说,异动的日子之轮

不自然的地震,一波接着一波。
四人两猫干掉底下的特别V组守卫,登上了高楼,将情势看得更清楚。
海岸线那一片狂野的烈火,恐怕入了夜也会持续延烧下去吧。
一艘又一艘沉入海底的两军军舰,成了上万官兵现成的铁棺材。
根本没有看见彼此舰队的身影,仅仅凭着电子雷达与几个命令,两国以几近完全虚拟的方式,犹如打游戏机——飞弹飒飒割裂天空,鱼雷像繁忙的地铁钻来钻去。
你来,我往,一个小时内,双方都沉了许多舰艇,但日军尤其惨重。
天空浓烟满布,令下坠的雨滴都饱满了带着血光的黑灰。
“没想到日本舰队这么强,可以抵抗到这种地步。”汉弥顿将超高倍率的军事望远镜递给神谷。
那烽火连天的景象,教神谷看得目瞪口呆,连颈子后都起了鸡皮疙瘩。
“我倒是非常讶异,美国竟然真的能赢?”乌拉拉啧啧称奇,说道:“血族的白氏贵族是幻术高手,我还以为就算美国大鼻子要推进东京,至少也得花三天时间呢。”
比起惊天动地的美日飞弹之战,宫泽和乌拉拉一样,虽然不确切知道大海上发生了什么事,但日本的幻武能力绝对在科技力之上,第七舰队到底是怎么突破更前方……
“的确奇怪。就我所知,海上有个叫万鬼之鬼的幻术结界,堪称日本最强的防御前线,再加上……”宫泽看着远方的一缕焦烟,继续说:“今天破晓那一场毫无预兆的大雨,显示背后一定还有高人术士站在日本这一方,美国能胜得这么迅速,一定有不寻常的因素扰入战局。”
宫泽的心里最是复杂。
他非常痛恨宰制日本的血族势力,却又完全不想看到自己的同胞如此牺牲……他明白这种牺牲不完全跟服从血族的命令有关,在那些自卫队队员的心中,恐怕还是为了守护心爱的家园而奋战。
这只是开始。 一旦地面战开打,宫泽从小住到大的城市即将被狠狠糟蹋。
突然之间,宫泽有个感觉。
“如果美军能这么迅速突破海上的万鬼之鬼,乌拉拉,你想,有没有可能,你的族人也暗中帮美军出了一点力?”宫泽摸着多日未清理的胡碴,怀疑道:“如果你的族人拥有类似你身上的隐藏性角色的命格,要藏身在美军的航空母舰上,一点也不令人意外啊。”
自从乌拉拉告诉宫泽他拥有非常厉害的推理型命格后,宫泽就对自己的“直觉”越来越有信心。这一种信心,当然助长了“大侦查家”的命格成长。
“我哪知道啊。”乌拉拉耸耸肩。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啥事,但若猎命师一族与血族为难,倒也不是奇怪的事。
只是多一点猎命师赶来东京,自己也就多一点危险。虽然有像倪楚楚或兵五常这票不打不相识的……姑且称为“伙伴”的家伙,但也有像谷天鹰、老麦跟初十七这类神经病到底的追杀狂。
保险起见,最好还是不要遇到得好。
远远地,一连串惊人的大轰炸,那熊熊吞吐的火光不需要望远镜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美军似乎用优势武力在东京湾轰炸出了一个大缺口,陆战队开始抢滩。自卫队看似顽强抵抗,却又异常地迅速败退。
“是陷阱。”宫泽笃定地说。
“即使知道是陷阱,也不得不踩进来吧。”汉弥顿深知军人的立场。
真正的战场,是夜晚来临之时。 现在,就看人类可以抢得多少先机了。 ※※※
血族地下皇城,作战司令部。
综合战略室满墙的监视器画面,一个一个,都充满了夸张的腥红火焰。
没有悲壮的气氛,丝毫不感绝望,但司令部充满了一股深沉的压抑。
“按照计划,放弃海岸线,所有部队保持实力后撤。”牙丸无道下令。
阿不思像吃苹果一样,喀嚓,清脆地咬着一个小女孩的头。
小女孩的身子抽搐了一下,竟还没死绝,鲜血与脑浆就这么炸了开来。
“天黑之前,那些食物得尽量帮我们招呼一下客人。”阿不思微笑。
牙丸无道盯着屏幕,强硬下令:“从现在开始,受轻伤的人类士兵,进行A处理。受重伤的人类士兵,一律用最快的速度进行B处理。”
所谓的A处理,就是让他们成为食物链的最上层。
至于B处理,很遗憾,他们就是进行A处理后的新肉食动物的第一顿大餐……
〖芒刺在背 命格:情绪格 存活:两百年
征兆:总是怀疑有人在背后说坏话,疑神疑鬼。上了战场,老是觉得有人准备从背后放冷枪,只好一直回头看。即使去看一场轻松的电影,也绝对轻松不起来,坐在你后面的人只要稍微变换姿势,你就会皱起眉头怀疑对方正在踢你的椅子。当你的情人,自然也是相当痛苦了。
特质:不断心烦意乱的结果,当然是无法好好专注眼前最重要的事,成功率将至少降低三成到五成。你越是分心,命格成长的速度越快,完全是一场零和的游戏。
进化:背后灵〗

眉头一皱的大有人在。
乌拉拉抠着双眉之间深锁的皱纹,觉得前方出现的“气流”并不单纯。
“你也发现了吗?” 问的人是汉弥顿,但发问的对象可不是乌拉拉,而是宫泽。
一点战力也没有的宫泽,竟对远处的“战意流动”产生感应?
自从乌拉拉向宫泽上了一堂“关于命格:你不能不知道的事!”的课后,宫泽便淋漓尽致地运用着他体内的“大侦查家”,提升直觉,帮助自己与身边的伙伴在战火崩云之际,找到一点点安安稳稳的缝隙。
此时乌拉拉、神谷、汉弥顿与宫泽四个人、绅士与小内两只猫,坐在一间废弃的二手电器行里的地板上野餐,顺便躲避战事。
可能的话,乌拉拉希望在“遇到徐福”前尽量不要树立新的敌人……不要受伤,保存百分百的实力。虽然这很明显是奢侈的妄想,但至少可以做到不要主动找架打吧?
尤其敌人竟然连时间都能控制,在想到破解方法之前……
“虽然东京根本没什么百分之百安全的地方,但……从前面杀来的部队,恐怕不是一般牙丸禁卫军的编制。”宫泽无法分析的时候,便猜。
猜中的机会,跟他想猜中的意志力几乎一样大。
“是阿不思吗?”汉弥顿镇定地问。
“直觉告诉我,不是。”宫泽感受着从命格深处里捕捉到的资讯。
乌拉拉发牢骚道:“那我们安安静静躲好吧?” 神谷在一旁猛点头。
随时都听得见忽远忽近的轰炸声,让神谷一直神经紧张。
像神谷这种平凡的高中女生早该在东京死上一百次了,宫泽忍不住一边啃面包,一边打量着跟神谷比手画脚的乌拉拉。
为什么乌拉拉要带着一个平凡的高中女生,在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跑来跑去?即使是宫泽,也只能猜到其中一个原因……此时此刻神谷在日本任何地方,恐怕都没有待在乌拉拉身边安全。这里遍地烽火,可这个神奇的猎命师愿意用一切的力量保护她。
另一个原因,宫泽怎么猜也猜不到。
乌拉拉握紧神谷的手,神谷从手掌感觉到乌拉拉越来越紧张。
“……”乌拉拉感应到,前方部队的杀气异常强大。
汉弥顿拍拍乌拉拉的肩膀,点点头,似乎非常同意暂时躲在这里、完全消去气息才是最好的自保之道。至于战斗……汉弥顿敢来东京,当然不是专程来讨一个自保,只不过他不认为与吸血鬼的军事部队正面交锋,是理智的战斗法。
忽然,乌拉拉与宫泽同时往血族军队来袭的反方向一看。
晚了一步,汉弥顿也感受到了空气里的异样。
“有人打算直接跟吸血鬼部队对着干。”从店里破掉的玻璃橱窗望向广场的另一端,汉弥顿点点头:“很强,非常强啊。”
乌拉拉认得那些气息…… 是几天前才刚刚打过一架的谷天鹰、老麦还有初十七。
这三个猎命师的移动速度很快,看样子是故意挑衅来袭的吸血鬼部队。
如果不是他们疯了,就是拥有非常厉害的命格可以拿来对付军队级的敌人。
“是你的朋友吗?”宫泽不猜了。
“不是。”乌拉拉摸摸绅士软软的脖子,吐吐舌:“暂时还不是。”
岂止不是朋友,他们还想杀了我呢……乌拉拉在心中苦笑。 尘土飞扬。
前方血族不断冲锋的军队并非一般,而是由大将军平教经率领的超级特攻队。
“再破!再破!全速前进!”
领着头,高大的平教经站在快速行进的轻甲坦克上,威风凛凛地高举刚刚攻破的美军防御点将领的死脑袋。
虽然时代已经变迁,但展示敌将首级的不文明举动,对鼓舞士气还是很有效果,三千名从冰存十库解除封印的猛鬼部队不时发出兴奋的兽吼,每个人的手上都甩着一个美军陆战队的破脑袋,气势正盛!
平教经,这位九百年前与武藏坊弁庆齐名的超级武将,透过皇吻升级后的破坏力,在当今科技昌明之世还是横行霸道!
“注意了……前面是一头大野兽呢。”
谷天鹰开着从美军那抢来的军用吉普车,手里拖着巨大笨重的链球。
“大野兽好啊!让他瞧瞧猎命师的战斗手段!”
老麦骑着摩托车,后面载着初十七。
“本来是要杀那两兄弟的,现在我们到底在做什么……”
初十七心中恼火,疯态更张牙舞爪。
满城的吸血鬼,到处都是战火,这三个猎命师恐怕已经迷失了他们来到东京的初衷,在他们想起来原本的目的是什么之前,只好一直宰光他们所能遇见的每一个吸血鬼。
很快地,他们将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超强敌。 可惜不是三打一。
是悲惨的三打三千零一。 乌拉拉的心中,有极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