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话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澳门新葡亰】

他一丝不苟地,平静地为她化妆。

第二十六章

她是他的妻子,此刻正安详地躺在床上。

不是你一个人在承受你所认为的痛苦,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只是我选择隐藏。

虽然他是一位高级化妆师,

宫刑透过病房的玻璃窗看着躺在白色被单下的牧屿,另一个房间里,白色被单下躺着的是牧姨。要怎么告诉已经醒过来的牧屿,牧姨还在昏迷?要将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移走?真的像一个精神病人空白的房间那样吗?再告诉她你的妈妈因为你,现在又昏迷了,医生又说了听天由命,你知道吗?

这是第一次,也是后一次。

又该怎么去唤醒一直对自己视如己出的牧姨?虽然她只是将自己当做一个牧屿的替代品,替代了牧屿不在身边,多一个儿子的感觉,但是牧姨从来没有伤害过自己,就连亲生的爸爸,都不及牧姨亲手为自己做一顿早餐那么贴心,而此时,她却躺在充满着浓烈消毒水的病房里,被单都散发着一股死人的味道,一直爱美喜欢干净的牧姨,到底有没有想过一掀被子小心翼翼的下床回家好好梳洗自己一番呢?

轻轻勾勒一笔,妻子的遗容终于大功告成,

宫刑一边想一边有些无力的用双手抱住自己的头,此时的父亲,是还正襟危坐在客厅里?公司的办公桌前?还是焦虑的在来回踱步呢?一个是自己的妻子,糟糠之妻,另一个是自己的女儿,曾经的掌上明珠,如今双双躺在医院里,一个生死未卜,一个被人说是精神有问题,爸爸你又怎么想呢?

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

宫刑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有些无力的倚着冰冷的玻璃往下滑着。电梯门叮的一下打开,皮鞋的哒哒声由远及近,一双黑色的皮鞋站在宫刑面前。

她是如此安详,脸含微笑,

宫刑从自己的双手中抬起有些颓丧的双眼,顺着黑色的皮鞋,黑色的西裤,往上看去,“爸?”宫刑猛地从地上站起来,有些惊讶却仍然掩饰不住自己的失望叫道。

似乎对这个人间已经全无依恋,离去才是她的幸福,

牧老头显得有些不自然,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瞬间颓废的儿子,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听他的话,自己只吃饭,不喝酒,不说那么多话,牧屿是不是就不会伤害自己了?牧屿不伤害自己,那夫人就不会昏过去了?牧老头越多宫刑有些凌乱的头发,透过玻璃看着躺在床上的牧屿。

完全看不出她是一位服下了大量安眠药的重度抑郁症患者。

小屿瘦了挺多吧?躺在被单里,单薄的很,她好不容易回来,自己都还没有问问一个人在外面过得好不好,就又将她拒之门外了,这个父亲,自己当得真是不称职,牧老头心中责备着自己。

那些药是他放在她的酒里的。

牧屿突然睁开眼,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的看着。牧老头被牧屿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宫刑上前扶了一把父亲。

明天早上,她的妹妹会来看他们,

“爸,去看看牧姨吧。”宫刑一边搀扶着牧老头,一边说。

到那时,他只要扮演一个惊觉枕边人已经自尽的粗心丈夫,

牧老头垂下头,轻轻的点点,他没有让宫刑看到,自己眼中,竟漾起了泪水。

他躺在死去妻子的身边,这一夜居然无梦。

牧夫人的病房里,宫刑拉了一把椅子放在牧姨床前,跟牧老头说“爸,您陪牧姨待会儿吧,我去看看牧屿。”宫刑说完悄悄的走出病房。透过玻璃看到牧老头佝偻的背影,显得竟有些渺小。牧姨住院这么多次,他第一次来看,然而这个第一次却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些事?

第二天早上,她的妹妹依约前来,

宫刑一边往楼下走,一边在心里想着,爸爸究竟对牧姨是有过爱情?还是仅仅只为了像妈妈证明,他是一个可以用任何手段成功的男人,不仅仅只是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惊觉、嚎哭、昏厥、木然,

宫刑突然想起小时候,在黑暗中,妈妈醉醺醺的指着爸爸的鼻子说“你就是我养的一个小白脸!养的一条狗!”爸爸只是默不作声的扶着烂醉如泥的妈妈回房间去睡觉,不争辩,也不发作。在第二天早上爸爸还是一如既往的做好早餐叫醒自己,将自己送到幼儿园的那天,爸爸就消失了。

只是,小姨子悲伤之余,

妈妈只说爸爸走了,不回来了。小小的自己也不懂追问,也不哭不闹的跟着妈妈生活。直到妈妈后来生意失败,爸爸再次出现,却没想到,妈妈从此就消失了。回到爸爸身边,只是爸爸改姓牧,严厉的将自己的转学手续办妥之后便带自己回了一个新的家,他没有告诉自己,家里还有个妹妹,还有一个比妈妈优雅温柔很多的阿姨。

为什么一直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而现在,那个后来代替了自己妈妈的牧姨,现在躺在病房里,医生的口气有百分之八十是听天由命,医学已经没有任何作用。而那个妹妹此时被众护士冠以疯子的称号。

“姐夫,你脸上那么重的妆,是谁给你化的?”

“我叫你出去啊!!”牧屿大声的嘶吼着,宫刑从愣神中回过神,刚刚竟然想起妈妈?